当前位置: 主 页 > 名人故事 >

陈楚生:一把吉他走天涯

时间:2011-10-08 作ag视讯是骗局吗 者: 点击: 次

  18岁那年,他告别校园,离开生养自己的山区农场,接着又孤身一人到深圳闯荡。他修过摩托车、送过外卖、睡过地板,每天跑场在酒吧唱歌。2007年4月,他参加湖南卫视快乐男声大赛,3个月后从10万人中脱颖而出,成为全国冠军。

  在一边打工一边追求音乐梦想的道路上,他已走过了7年,而他说“如果生命够长,我还会坚持70年。”

  平民之家走出的音乐少年

  1981年农历6月24目,陈楚生出生在海南三亚立才农常家里经济状况不好,但大家都非常疼爱这个最小的孩子,陈楚生度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。

  上初中时,陈楚生迷上了足球,还组建了足球队。在他的带领下,球队开始代表立才中学参加校际比赛,他第一次体验到了众人瞩目的感觉。初中毕业,小伙伴们各奔东西,球队解散,也让他情绪好生低落了一阵子。

  这时,一位在外地读书的同学放假回来,带来了一把吉他。低吟浅唱的拨弄,忧郁动情的抒发,一下子打动了这个青葱少年的心弦。陈楚生无可救药地陷入了对吉他的痴恋。

  暑假结束,同学开学了。失去吉他陪伴的陈楚生像掉了魂似的。一个月后,同学回来过国庆节,陈楚生又见到了日夜思念的吉他,还得到了几本关于吉他演奏的书,他如饥似渴地练起来。

  陈楚生15岁生日那天,在三亚打工的哥哥省吃俭用,送了他一份特别的礼物——一把红棉牌吉他。晚上,他郑重地为全家弹唱了生命中第一首歌曲。从此,除了睡觉和吃饭,他都会对着曲谱练习。

  在农场默默干了一辈子的陈合池,唯一的希望就是儿子上大学。然而,高考前夕,陈楚生却瞒着父亲当了一次“逃兵”——退学!看着日益消沉的儿子,陈合池不忍过多责备:“你哥的摩托车修理店刚开张,人手不够,你就先过去帮帮忙吧。”

  哥哥的店开在天涯镇上,一共只有5个人。晚上,陈楚生都睡在阁楼上看店。电风扇吱吱呀呀地摇晃着,却丝毫赶不走酷暑的热浪;精神抖擞的蚊子四处飞舞,得他无处可逃……生活苦不堪言,幸好还有吉他相伴。

  每天晚饭过后,陈楚生就会坐在店门口的椅子上,面对周围渐渐围拢过来的路人,抱着吉他边弹边唱。有了音乐和朋友,陈楚生渐渐习惯了这种“充满了油污的生活”。

  2000年春节后,好友纷纷外出打工,陈楚生也憧憬着外面的世界,向往摩天大楼、宽阔整齐的街道和新的生活方式。“最起码,我也应该去看看。”他寻思着。

  一个人在外面确实有点儿难

  2000年4月,陈合池把陈楚生托付给了深圳的老朋友伍叔。

  伍叔在华强北开了一家小餐馆,十分简陋。每天早上6点,陈楚生就要去厨房择菜、洗菜、剖鱼、切肉……一个上午下来,累得腰酸腿疼,手指泡得发白起皱。接着,陈楚生还要送80多份快餐,差不多要奔走20多公里。一次,陈楚生跑了半天,才找到自己要送餐的摊位。离原定时间晚了十多分钟,客人很不高兴,把盒饭扔到了地上:“我不要了!”他当时就蒙了,最后还是旁边的好心人提醒他赶紧把盒饭拎回去。

  半个月过去了,陈楚生的内心深处始终萦绕着吉他的旋律。伍叔得知陈楚生吉他弹得不错,希望他不要在小店里荒废了音乐才华。第二天下班,陈楚生向伍叔借钱,准备去找一位姓郭的吉他老师学琴。

  郭老师随手从屋里拿了一把旧吉他,让他在店里弹弹。歌声忧郁而苍凉,有一种被压抑的悸动,从这个平凡的小伙子口中唱出,一下子就打动了郭老师的心:“这是什么歌?我好像没有听过。”

  “是我自己写的,叫《小镇心声》。”

  “看不出来你还会写歌,弹得也不错!你跟谁学琴?”

  “没有正式跟谁学过,周围的朋友都会弹一点,我就这儿学点那儿学点,有时候就看书练习。”

  在琴行里,郭老师建议陈楚生对着镜子反复练习,培养优美的坐姿,纠正不美观的动作和表情,为将来的登台演出打基矗

  2000年6月,琴行举办招生音乐会,郭老师让陈楚生去表演。他从原创作品《小镇心声》,到齐秦、黄家驹等人的经典作品,一路信手拈来。有位服装店老板,连续7天默默关注着这个衣衫与音乐会极不协调的少年,还ag视讯结果都是一样的 送了几件衣服给他:“在外面演出,台面还是要讲究一些,否则会被别人看不起。”陈楚生很感激。是音乐,让他获得了别人的认可。

  郭老师见陈楚生在音乐会上表现不错,就试着带他参加商业演出。第一次商演,是为商场开业助兴。事后,陈楚生拿着刚挣到的50元钱,对伍叔说:“这是我弹吉他赚的钱,你拿去买烟抽吧。”

  过了大约一个月,郭老师找陈楚生去酒吧试音,作驻场歌手。陈楚生的一曲《姑娘》,赢得了老板和客人的喝彩。起初有些犹豫的他也开始意识到,只有在舞台上,才能找到自己的价值。随后,他正式向伍叔提出了辞工要求。

  因为没有名气,陈楚生在酒吧里的演出并不那么浪漫。每月都要换酒吧唱,每晚都要跑上两三家,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,老板也不一定给钱,有时还要应付闹场的人。2002年的一天,远在三亚的陈合池,忽然接到儿子的电话:“爸,一个人在外面确实有点儿难埃”听到从不诉苦的儿子突然说出了这句话,陈合池知道一定发生什么事了。陈合池不放心,连夜赶往深圳,才知道儿子在酒吧里被人欺负。那天晚上酒吧人很多,一个男的喝多了,先是过来拉扯陈楚生的话筒线,接着又把他的帽子扯下来,还过来抢话筒,这些他都能忍。最过分的是,那人忽然把一杯啤酒泼在他脸上,朝他大吼“我要你别唱了”。他实在忍不住了,就动了手……

  生活没有保障,只能住租金最便宜的城中村,吃最简单的饭。陈楚生在生活上很节省,对朋友却不吝啬,很仗义,口碑很好。人们往往不会记跑场歌手的名字,陈楚生却例外,大家亲切地唤他“小弟”。2001年,他参加亚洲新人大奖赛,获得了“亚洲最具潜质新人奖”。2003年,他参加全国Pub歌手大赛,一举夺冠,并与一家唱片公司签约。为了共同的音乐理想,他还组建了Big Boy乐队,创作了《有没有人告诉你》、《寻找》、《一夜》等歌曲,在多个电台打榜。

  不变的只有心境

  得知湖南卫视将要举办快乐男声选拔赛,陈楚生思想斗争得非常激烈。当年与唱片公司签约,他以为自己出唱片的梦想马上就能实现。然而,唱片公司认为他没有明星相,也没有多少知名度,就这样被雪藏了3年。这次如果参赛,自己亲手拉扯起来的乐队就少了主唱和灵魂,剩下的乐队成员怎么办?如果不参赛,则有可能失去一次机会,这么多年来的辛苦、坚持,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吗?


本月热点
随机推荐